母亲“蹊跷自缢” ,女儿质疑父亲“不作为故意杀人”

来源: 南宁晚报 2020-07-30 09:00:15 我来说说 阅读

  三个月前,武汉市民刚刚走出因为新冠疫情而封城的阴霾,而16岁的武汉女孩糖糖(化名)却遭遇了家庭的重大变故——她的妈妈小梅(化名)写下遗书后,在家中“自缢”身亡。

  在糖糖看来,母亲的死,疑点重重,而她的父亲周某(化名),则对其母亲的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甚至有“不作为故意杀人”的嫌疑。

  

\

 死者小梅

  01致命的“小三”

  根据糖糖和死者妹妹雪花(化名)的描述,悲剧的起因,是周某有了外遇。

  周某在武汉阳逻街经营一家酒店,而肖某是卖鸡蛋的,起初家里人以为他们之间就是生意上的普通朋友,并没有往心里去。

  今年二月份,小梅因为疫情被困在了娘家,而和父亲在一起的糖糖,偶然发现周某出轨了。糖糖没有告诉妈妈,怕妈妈为此伤心难过。

  

\

 

  周某与肖某的微信

  然而纸包不住火。不久前,周某对妻女说肖某跟他闹别扭了,要女儿糖糖做蛋挞给他去哄哄那个女的。小梅这时才觉得有点不对味,感觉周某和肖某绝不是正常的关系,开始怀疑周某出轨。

  “因为正常来说,生意上闹别扭的话不会是那个样子的嘛,不会那么紧张,那么在意。”雪花说。

  据雪花介绍,姐夫周某一直是大大咧咧的性格,和姐姐之前的关系也算可以,夫妻之间看上去并不像感情有很大的裂痕。
       02死因疑点重重

  短短三天,夫妻俩的关系就一步步走向了不可挽回的地步。小梅手机的记录显示, 4月25号她跟周某在微信上吵架,26号周某出去约会,小梅就不停地跟周发信息,发语音。但是小梅的这些劝阻,并没有让周某回头。

  4月26日中午,周某回家后与小梅发生了激烈的争吵,然后傍晚的时候就把糖糖送到外婆家去了。

  

\周某与女儿的对话

  4月27日中午12点17分,周某给女儿糖糖发信息,称妻子已经当着自己的面写下两份遗书,要走极端。

  当天晚上九点多,周某的哥哥来接糖糖回家,并要求雪花一起去。当时雪花心里已经有不好的预感,但是没想到一进姐姐家门,却得知了姐姐小梅已经自杀去世的噩耗。“当时派出所已经出警取证。”雪花得知,是周某在下午3:50报的警,120到时小梅已经没有任何生命体征。

  

\

 小梅自缢的位置

  但在悲伤之余,雪花和糖糖都觉得小梅的死有很多疑惑。

  疑点一:雪花说,姐姐平时看上去不是遇到事情反应很激烈的人,但为什么4月27号当着周的面写了两封遗书? 疑点二:雪花认为,当时姐姐的脖子上面有多道伤痕,如果是自缢,最起码是有挣扎的,但是上吊的窗帘却完全没损伤。

  更让雪花无法接受的是,姐姐的遗体在死后第三天早上六点多就被火化了。据雪花称,第二天也就是4月28号警察把遗体拖去殡仪馆,她们当时极力阻拦说不能烧,警察也答应说现在不会烧要放几天的,可是周某当天却暗地里要求火化拒绝解剖。

  

\

 死者小梅的火化证明

  姐姐死了不到48小时就烧了埋了,爸爸妈妈都没有见过自己亲生女儿遗体火化前的最后一面。这让雪花等娘家人悲愤不已。

  糖糖在派出所滞留了三天,但是周某却没有去看过孩子一眼,没有打过一个电话发过一个信息,更别说接孩子回家了,后来还是派出所把孩子送到了雪花这里。

  这些重重疑惑,让雪花和糖糖觉得小梅的死并不是那么简单。然而这些质疑,一直没有答案。 对于公安机关的认定,雪花和糖糖并不服。经咨询律师,雪花和糖糖觉得小梅因为周某的出轨而精神崩溃,当面写遗书欲自杀,周某在知情的情况下放任妻子自杀,涉嫌以不作为的方式故意杀人。为此,7月13日,雪花已经向武汉市公安局申请复核。  

\

死者小梅

  7月24日上午,当记者致电周某表达采访意图时,周某表示,他已经看到了朋友转给他的网络媒体平台的相关报道,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小姨子雪花在背后指使,他正准备去派出所报案,要反告雪花对他进行诽谤。

  03是否属于不作为故意杀人

  针对这一案件,记者也采访了相关律师。

  

\
\

 

  

\

 

  

\

 

  

\

 

  

\

 

  

\